【尼吉】Vacation

不是车甚是车的好粮吃起来也香!😌
尼吉这种若即若离、你来我往的空间感被写活了
即使是如此熟悉的老友
也能碰巧创造出在异乡浪漫邂逅的桥段
简直是属于他俩的浪漫哈哈哈哈哈

卷maki卷:

我很怕把吉恩写的太ooc,但又觉得喝醉了的话应该是会可爱很多。不然尼诺干嘛那么爱灌醉他(喂。


然后我写文都不开车的所以也担心大家不喜欢wwww但是对我来说这对就是拯救了不会开车的写手啊!(。不过real生活里我真的很爱开车!(够。




-------------------------------------------------------------------------




正是巴登最热的时候,总部提醒吉恩该休假了。


 


罗塔这段时间正好在修学旅行,于是吉恩在家的时候基本上是没吃没喝的状态。有时候他会打个电话叫外卖,但更多时候只是靠在沙发或者床上看看电视和报纸,一天下来没怎么消耗体力,也不觉得饿。虽然公寓的玻璃能隔绝大部分的城市噪音,但并不能阻止夏日的热浪一波波撞过来。即使开了空掉吉恩仿佛也能看见外面蒸腾着的空气。傍晚时分阳光总算没那么强烈,他会打开窗户抽一支烟。他看着下班高峰期楼下的车流长龙,心想车里的人大概也没几个还有好脾气吧。这就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它拥有一切的方便,却鲜有建立持久感情的空间。吉恩也会有些无奈地想自己除了尼诺以外居然没有可以聊天的朋友,但又觉得一把年纪了并没有精力和别人建立私下的友谊。虽然在单位里大家都相处的不错,但下班之后也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尼诺前一阵在一个刚开办的旅行类杂志找了个摄影的工作,每日东奔西跑,一个月能在巴登的日子屈指可数。虽然回来的时候他一定会给吉恩打电话约出来喝酒,但最近也没怎么联系了。吉恩也会在意尼诺最近的行程,但一般对方不主动联系的话,他也不会过于探究。对他来说尼诺是个熟悉的陌生人,又是个陌生的熟人。他小心地维护着这种亲近感和距离感间的平衡,过于私人的事情绝不会主动去问。即使在很想联系尼诺的时候,他也尽量让自己别的事情上面忙碌起来,这样就好像和尼诺在同一个频率 。自己似乎早已过于依赖尼诺了,即使身处两地也依然觉得他的存在如影随形,让他感到安心。


 


吉恩百般聊赖地翻开茶几上的旅游杂志,自然是上次见面时尼诺给他的样刊。那是一期普拉涅塔特辑。封面是尼诺拍的当地的夜晚:广袤的戈壁荒原之上,银河、星云和尘埃在藏青色的天幕里享受着长时间的曝光,变成星之拱桥一般。这样的星空也只有在那儿才能看到吧。吉恩扭头看了下窗外渐渐亮起的街灯和霓虹,不用说,它们很快就将照亮巴登的不眠夜。


 


他想起最近一次去普拉涅塔考察的情景。日落之后气温也会降许多,当地的居民端着饮料拿着扇子自发的聚集在地下居民区外的空地上,有说有笑,似乎这片贫瘠的土地从来不会带来绝望,反倒是越加忙碌的大城市才会孕育各种复杂抑郁的情绪。那天夜晚他久违地看到了银河,似乎曾出现在记忆深处的景色。最近普拉涅塔真的开采出了资源,老天终于还是给这片土地送上怜悯。


 


他开始幻想尼诺当时工作的状态:一个人租辆吉普车,在那片大地神出鬼没,当地人大概都没有谁会注意到一个外人的到来。半夜尼诺没准扎着帐篷露宿在荒郊野外,穿着羽绒衣,戴着帽子,先是抬头长时间地发呆,再开始一丝不苟地安置好拍摄器材。看着这样惊人的自然景象,除了按快门之外他还会想什么呢?吉恩不知道,于是停止了脑内的想象。然而吉恩知道尼诺有不同于常人的眼睛,即使从再平庸的东西里也能捕捉到新颖的内容。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会拒绝尼诺为自己拍摄照片,而在别人的镜头面前却总是万分不自在。


 


杂志翻到最后一页是一张佩西旅游局的广告,是一幅渔港的照片和岸边七色的房子。他很清楚这张照片的拍摄角度,因为走水路上了码头,站在施内公主雕像的前方就能看到这样的画面。在13个区里,吉恩觉得佩西是最精巧灵动、适宜人居住的一个。虽然与首都相距甚远,但城市的硬件软件都相当发达成熟。人们的生活便利,又有美丽的海景。垂钓、登山、看海,都是休日里不错的娱乐。顺便港口还有自己生母的雕像,这让他对这个地方的好感又增加几分。虽然当地人对这段历史并不会过于热衷,毕竟还是悲剧的基调。


 


于是吉恩突然心血来潮订了张第二天飞往佩西的机票。反正一个人在家待着也没事做,不如跑去远点的地方。炎炎夏日那边的温度应该会比这边低个几度,人口密度也不大,想想就觉得非常解压。


 


然而从巴登到佩西是一段很长的飞行,一路气流颠簸让吉恩完全没有睡着,下飞机后还要搭船到市中心的码头。总之折腾了大半天,总算在下午六点到达了下榻的酒店。吉恩累得不行,栽到床上心想自己究竟是来休息还是来受罪的。


 


就这样把头埋在枕头里过了半天他才稍微清醒,然后慢悠悠地掏出手机,有些惊愕的发现了尼诺在几个小时前的短信提醒。


吉恩赶紧划开手机,原来尼诺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片陌生的河谷,但仔细一想难道这不就是佩西特有的景色吗?


该不会这么巧尼诺也在佩西吧,于是他回了一条信息:


“这是在哪?”


没过两分钟尼诺的返信就来了:


“在佩西。觉得峡湾的风景太震撼了,想第一时间发给你。”


尼诺的回复让吉恩的心情小小的澎湃了一下。心想到底是有多心有灵犀才能跨过整个国家在海峡的尽头碰面。不过他大概只是公事出差罢了。


吉恩想要立即回复,又觉得与挚友太久不见应该有点新意才好。于是他下床走到酒店的窗前,对着窗外咔擦拍了一张照片,给尼诺发了过去。他的窗外并没有太过标志性的建筑,只是另一栋酒店的阁楼和青色的屋瓦,烟囱上正好站了一只海鸥。


 


然后尼诺一个电话就直接打过来了。


“吉恩。”


接通电话还没有发声,那边就传来了熟悉的但似乎很久没听到的声音。


“嗯,尼诺。”他回答。


“你在佩西吗?”那边开门见山地问道。


“嗯。”


“不问我怎么知道的吗?”尼诺在电话那边有些玩笑的语气。


“尼诺想到知道的事情,不可能不知道的。”吉恩微笑,但他确实意外这张并没有任何标识的照片是如何让他发现自己的位置的。


“因为阁楼的玻璃窗映出了佩西的区旗。”


“哈~这样啊!”尼诺久违地笑出声,心想不愧是尼诺,任何的细节都会捕捉到。


“下次记得出更难一点的题哦。”尼诺说,“怎么样,出来喝一杯?”


吉恩累了一天,但听到老友的邀请自然是稍作打理就出了门。夏天的佩西到了深夜也不会天黑。所以快要八点路边依然是白天的景致,只是不少店铺都关了门,街上大多是游客了。吉恩的酒店出来没有多久就是一个步行广场,广场大概有些年头,路上都铺着青石板。站在广场中间环视,四周都被五颜六色的老式建筑围绕着。唯一热闹的是这些老楼一层的露天酒吧和餐馆。欢笑声和音乐声一家接一家的传出来,然而并不会有巴登自家楼下酒吧的那种肤浅的吵杂。


 


这时候吉恩的后背被人打了一下,不用说只有尼诺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他的手掌打在自己的后背总还是有些重量的,有时候甚至会让毫无防备的自己一个踉跄,然而这样的肢体接触中包含的理解和信赖总是让吉恩感到愉快。


“佩西的热闹都是外人给的呢。”没有久别的招呼,吉恩抬头看着身边的尼诺,只是这么唐突地感叹着。


“嗯,本地人其实并不是很有趣。死气沉沉的。”尼诺总能接上吉恩的脑回路。


“有推荐的店吗?”


“嗯,就在那边。”尼诺轻轻将手按在吉恩右肩,努努嘴示意方向。


 


……


“结果从国家的最东边跑到最西边,干的还是一样的事情。”吉恩看着尼诺说道。


“是啊,不管怎样先喝两杯,像是仪式一样。你最近还好吗?”


“我在放假,倒是你,最近工作很忙吧,好久都没回巴登了。”


“嗯,这次来佩西也是来拍摄新刊的。今天一天都有当地人开着直升机带我去航拍,很刺激。给你发那张照片的时候我都没想过手机掉下去怎么办。”


“诶~~真好啊。这个工作还真是适合尼诺。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拿着不错的工资,看各种美丽的东西……”几杯酒下肚吉恩的脸有些泛红,讲话的声音变得慵懒起来,而且总喜欢撑着脑袋认真地看着对面的尼诺。


“其实之前那么多年……我在干的也是这样的事情啊。”尼诺也一手撑着脑袋微笑着,另一只手向前伸去轻轻触碰了一下吉恩的脸颊,“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拿着不错的工资,看美丽的东西。”


吉恩意识到尼诺的意思,把尼诺的手推回去,“啊~啊~真是说不过尼诺啊。”然后拿起酒杯做出干杯的姿势。


 


确实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不论是朝夕相处还是久别重逢,不论是在自家公寓还是陌生城市,见面的时候这种完全的放松、分不清对方是认真还是玩笑的暧昧,早已让吉恩欲罢不能。他在想自己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仰望尼诺的,他比自己高大、看起来也成熟(事实证明确实年龄也差了很多),话语不多但总是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妹妹大哭不止的时候被尼诺逗一下就会破涕为笑,尼诺也总会注意到自己心理上哪怕些许的波动,然后将手重重地拍过来,无数次的给予安慰。


 


快夜里十一点,他们两个喝的差不多了走出酒馆,也是店里最后两个客人。同往常一样吉恩总是比较晕的那一个,然而今天尼诺并没有特意灌他,可能只是太久没见,聊得太开心,所以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一些。站在酒馆门口才发现天也只是比刚才稍微黯淡了一点点,像是傍晚的景象,很难相信已经快要凌晨。吉恩一瞬间有点不习惯,甚至有点莫名的失落感。毕竟每次喝完酒外面都是夜晚,街头闪烁的霓虹灯会照的人眼前恍惚,然后尼诺会轻轻搀着自己送自己回家。而如今眼前一切照旧,没有一丝暧昧的氛围,外加不是周末,第二天赶着上班的人早已回家,街上除了散落的自行车以外,几乎一个人都没有了。


这时候吉恩才突然想起来问尼诺:“明天你需要早起工作吗?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尼诺一手将微醺的吉恩搂到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句:“没事,我的时间是自由的,也可以全是你的。”


“那,就散散步吧。喝的有点头晕呢。”吉恩说。


 


他们往最近的码头的方向走,夏天的海风潮湿而温柔,然而也吹来些许海洋的腥味,倒是有助于醒酒。他们倚着栏杆站着,吉恩面对着海,空空的白色帆船随着海浪轻轻浮动。视线之所及红色橙色与白色的木制小楼坐落在远处朦胧的雪山之下。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极昼标志着夏天的到来,然而山上的雪却整年不肯融化。尼诺背对着海,身后也是一座突兀的高山,郁郁葱葱。然而他还是更喜欢早上看到的峡湾,鲜有人烟的静谧之地。


“真美,怪不得母亲离开皇室之后选择在这里上岸,哦不对,暂时的‘死亡’。”半晌,吉恩说。


“是啊,遥远而不偏僻,疏离而不冷漠。”


“感觉有点像尼诺。”


“嗯?”尼诺听了往后靠在栏杆上去看吉恩的脸,“还真是喝多了啊,说什么呢?”


吉恩看着尼诺,他总是不回避看尼诺的脸,看得入迷,好像面前是什么神秘的黑洞会将自己吸进去。然而为了保持这样的关系,他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在失控之前抽离。


 


尼诺像是碰到不懂如何表达自己心情的小孩一样,无奈的摇摇头,又低头浅笑。他左手按在吉恩面前的栏杆,身子微微靠近,在他耳边说:“我们认识太久了,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就好。虽然你不说,我大概也知道。”


……


吉恩转身将头顶在尼诺的肩上:“太狡猾了,尼诺,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毕竟酒醒了的你就不会这么率直了。”尼诺环抱住吉恩,轻轻拍他的背,“平日的你,我想尽办法也只是被动的一方。你都不会主动联系,心理上却从不被动,不愧是骄傲的小王子。”


“这个称呼也算了。”吉恩推开尼诺,有些不满。


“好吧好吧。”尼诺摸摸后脑勺,表示歉意。


吉恩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然后猛地拉过尼诺吻了上去。


这时候他才明白,只是稍微向前一步而已,简简单单的一步,他就能收获面前这个人的整片银河与海洋。


 


fin.



评论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