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吉】当恶友吃坏肚子时会发生什么

哈哈哈大家说好的搞事结果很清新的结尾了🤣❤️
接得超棒估计是遇到了一群假画手👏🏻

锦生:

本文为尼吉合志《Daja vu》特典小册子《辣舞&屁丝》中的画手接龙部分。感谢画手大大们为这篇小甜饼做出的贡献!比心!!!





第一棒 噜  @LULu 



 


 “看来是做不成尼诺的新娘了啊……”萝塔感叹道。


吉恩在玄关挂了衣服回来便听见自家妹妹在厨房念叨,便问她为何。


“自从知道尼诺比哥哥都大了十岁之后就幻灭了。”小姑娘一本正经道,“哥哥上学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发现,太迟钝了吧。”


“有觉得那家伙很成熟,但绝对没有往大十岁的方向上想。啊,对了……”


吉恩突然转身进了房间,翻出了眼镜戴上,问:“这样有没有看上去像20岁?”


“想起了高中时候的哥哥。”


“对吧,尼诺那个时候也戴了副好学生眼镜。”现在那副戴上去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原来眼镜是减龄神器!我也想戴戴看!”


“你没近视瞎戴什么眼镜。”吉恩眯了眯眼,工作以后平日都只戴着隐形眼镜,这下等于是戴着两副眼镜,弄得他头晕。


“开玩笑啦开玩笑。哎呀,门铃响了我去开门,应该是尼诺来了,哥哥赶紧洗洗手准备吃饭。”


“好——”应着妹妹的话却还是继续坐在沙发上,盯着进门的尼诺,“过来过来。”


尼诺:?


吉恩伸手把尼诺还没来得及摘下的防风镜拿下来,换上了自己的黑框眼镜。


“唔……没有高中生的清纯劲了。”比较像披着羊皮的狼,还是伪装得很差的那种。


“你在说什么啊”尼诺笑,“怎么突然让我带你的眼镜?”


“想确认一下眼镜是不是真的是减龄神器。”吉恩盯着尼诺的脸瞧了一会儿,又把眼镜戴回自己脸上。


“你这样可不太像学生了啊。”


“可是萝塔说想起了高中时候的我。”


“那是她为了照顾哥哥的面子,欧塔斯老师,三十多岁了还能被小姑娘骗,这不行啊。”


“你的意思是我比起学生更像老师吗?”


尼诺没有正面回答,转而露出一副真诚的表情看着他说:“欧塔斯老师,教教我怎么找回高中生的清纯吧。”


“……不了。”吉恩一口回绝,手一挥把眼镜又杵到尼诺脸上了,“你别这么看我,我头晕。”


 



第二棒 zhan  @沿子 



 


“要抽烟去外面抽,哥哥。” 萝塔一边收拾着餐具一边对吉恩说。


“好——知道了”吉恩停下了正在抽出香烟的手,把烟盒塞回了口袋,扯起了沙发上的毯子转身走向阳台。


“今天的晚饭也一如既往的好吃呢,多谢款待,萝塔。”尼诺笑笑,也跟着起身出去,轻轻关上了阳台的门。


 


萝塔皱皱眉,好像还是在关门的瞬间闻到了先一步出门的吉恩吐出的烟,心想着以后还是得让哥哥少抽一点烟。


 


“……”


“……”


尼诺和吉恩沉默地站在风中,很凉快,甚至有点冷。吉恩裹紧了毯子,深深吸了口烟。尼诺看着吉恩,下意识的抬手,却发现把相机落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噗”吉恩笑了:“尼诺,你老啦。”


尼诺伸手想要拽开毯子:“以前没有少拍过。以前啊,以前你一直都没有发现我其实比你大吧,我们还在上学的时候。”


“那完全是眼镜的功劳。”吉恩没有松开毯子,试图把烟吐到尼诺脸上:“但是现在不行啦,现在的你戴上那种眼镜反而让人觉得不妙喔。”


“现在不一样,我不需要跟着你去上学,也就用不上那副好学生眼镜了,欧塔斯老师。”尼诺也伸出一只手手扇开了烟,另一只手也没有放开毯子:“现在还是防风墨镜比较适合我,咳,特别是在骑着摩托车的时候。”


 


门内碗碟碰撞的声音和水流的声音消失了,一支烟也抽完了。看来萝塔已经洗好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这些年还真是多亏了有萝塔在。吉恩想着,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转头对着尼诺:“眼镜的问题先不说,尼诺,你不要老是拽毯子,风大。”


“…风大。”尼诺小声嘟哝,好像在抱怨。见尼诺没有接着说下去,吉恩转头看他,接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把毯子掀开搭在尼诺肩上。


“以前我们站在这里的时候,你好像从来没有需要过毯子,四十岁的尼诺先生。”


“……嗯。”


“怎么啦从刚刚开始你就——”


“吉恩,”尼诺打断了他,靠着吉恩胳膊从毯子下伸过去搂住了吉恩的肩膀,抬起头叹了口气:“吉恩。”


“?”吉恩看见他正在缓缓弯下腰,开始诧异十年的差距。


尼诺打断了他:“先不要想了,吉恩,从刚刚开始我就在胃疼——”


 


 



第三棒 团子  @團子希望大家去都看ACCA✳然後產糧 



 


“该不会是我煮的菜有问题吧”罗塔心里自责,检讨着是不是今天的菜式太油腻了抑或是太辣了,令尼诺现在胃痛得卷缩在沙发上。


“怎么会,都是常常会煮的。”边说吉恩把身上的毯子扯下来盖在尼诺身上。


而且如果真的是晚餐的问题,相信尼诺即使痛到胃穿孔也不会在罗塔面前表露半分。


“不用这么担心,只是小毛病而已。”拉了拉快滑到地上的毯子,尼诺笑道:“大概不用多久便没事了。”说着说着还抱怨起了刚才的奶油烤白菜分量太少,而且最后一口还是让吉恩吃掉的,看起来很是不甘的样子。


罗塔知道尼诺有意安慰自己,便也把忧虑抛诸脑后。又说奶油烤白菜是第一次挑战不敢煮太多,如果尼诺喜欢的话下次多准备一些。


吉恩在旁边听着,突然想起了尼诺曾经的“事迹”,便质疑道:“该不是其实是在来之前,你自己乱吃了些什么吧?”


这样的怀疑也并非无中生有。平常不止是餐厅,甚至是甜点店或酒馆,只要问尼诺总能及时给出推荐。这都归因于尼诺的“大胆尝试”。只要看到新店开张,或者偶遇没吃过的餐厅,尼诺总会积极的拓展自己的美食地图。一方面的确是能找到一些名不经传的好店,可另一方面,单是吉恩所知的,尼诺已经不下数次因此而吃坏肚子。


但这次尼诺的确是无辜,他反驳道:“就在来之前吃了巧克力圣代而已。”


“家旁边的那家?”


“嗯,罗塔也喜欢那边的蛋糕吧。”


“那应该也不是他们的问题啊”


 “嗯……”尼诺想了想,“除此之外就是吉恩刚给我的巧克力了吧。唉,好吃是很好吃就是了”


“诶?不会吧,你全吃完了?”


“巧克力?啊!那个辣椒巧克力?!”罗塔惊道。


那是吉恩去克罗列区出差,无意中看到店家新出的产品,因为看着有趣便买了当土产带回来。结果却是不单监察课的大家不领情,无奈带回家里后连罗塔也拒绝尝试。谁想到尼诺会一声不响的把它们全吃光了呢。


“嗯,因为意外的很好吃,一不小心就吃完了”


“真是的……哥哥!下次别再拿那种巧克力来恶作剧了。”


吉恩抓了抓后脑勺,“这也不能怪我吧,正常人看到那个诡异的包装多少也会怀疑一下。”


两个人都……罗塔叹了口气:“这个时间药店应该还没关门,我还是去买个胃药吧。哥哥照顾好尼诺。”


“知道了”


 


目送罗塔离开之后,尼诺皱着眉更往沙发里缩。胃痛并没比之前平复多少,呼吸之间还是会牵扯出阵阵刺痛。“居然因为一盒巧克力就……呵呵,真的老了啊我。”


“你还有这个自知之明啊?”看着尼诺这样子吉恩有点手足无措,只好没话找话的问说:“要喝点水吗”


 



第四棒 Tifa  @Did_u_c_ma_bag 



 


“《家庭医学百科》–– 萝塔竟然买过这样的书?” 吉恩从书柜的一角倒腾出一堆落灰的书籍,捡起其中一本开始翻读。脸色惨白的尼诺被吉恩用毯子裹的严严实实只得蜷缩在沙发上,但仍不忘用仅剩的力气打趣友人,“可想而知你让她操了不少心,也不知谁才是家里当哥哥的。”


吉恩扶了下眼镜,竟也面露一丝愧疚,“是啊,你看这章,‘肺炎的隐患及五种调理方法’还着重做了笔记,看来以后得少在她面前抽烟才是。”


“重点是少抽烟才对吧喂”尼诺扯起脑后垫着的枕头扔向吉恩,却被他一个反手接住。


“先别吵,我看看,胃疼…啊找到了,胃疼的急救措施,嗯,除了喝热水,还可以热敷腹部疼痛处。我去拿张毛巾,你等下。”


五分钟后,拿着温热毛巾和一盆热水的吉恩回到客厅,发现尼诺已经合眼熟睡在了沙发上。


“终于能安静一会儿了,” 他松了口气,顺手把水盆放在茶几上尼诺相机的旁边,但想了想还是把水盆往远处挪了挪,”要是被这家伙发现了肯定又要念叨我。”


吉恩轻轻翻开毯子掀起尼诺的衣角,露出他的小腹。这人多年穿着深黑的长衣长袖,肌肤是多年没见过阳光的雪白,即使有着运动员一般的紧实肌肉也并没有一丝健康的气息。“就知道抱怨我,也不知道哪个蠢货把巧克力当饭吃…”无意识自己也进入了唠叨模式的吉恩一边把毛巾垫上尼诺的腹部,同时顺手掐了一下他的腹肌,“真不会长胖吗吃这么多?”


诶,意外的手感不错,吉恩瞄了眼尼诺的睡颜,确认安全后又多掐了几下。


突然吉恩从自己无心的举动中回过神来,他思索,自己无数个不胜酒力宿醉在沙发上的夜晚是不是也被尼诺做过这种奇怪的事情。吉恩皱着眉沉浸在自己的联想中,下意识拿着毛巾擦拭起尼诺的小腹,然后他看见了,尼诺腹部内侧那个不显眼但却很真实的,带着几条缝合伤疤的弹痕。就在不久之前尼诺为自己挡下的那一枪,在这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骇人的一笔。


那次遇袭后,直到ACCA一百周年的“政变”事件,吉恩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和尼诺讲话。之后两人也都顺其自然回归到了从前的生活模式,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也很默契的没有人主动提起过这件事。吉恩以为即使他和尼诺以恶友互称,肆无忌惮无话不说,但有些事他们之间其实是不能随意挑明的。就像尼诺背负的那些秘密,吉恩不愿意,也不在乎去纠缠细节,可能出于信任,也可能因为这一层纸纱一般的距离使他们能平和无阻的过着简单的生活。


“所谓距离产生美吗…” 吉恩有些挪不开自己的视线,一直盯着尼诺身上的弹痕看。接着他俯身吻了上去。


被自己大胆的举动所震惊的同时吉恩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他有些慌张的抬头往这只手的主人看去,发现对方正用着一种意味不明的表情回望过来。


“啊…你醒了?”呆滞了几秒钟,大脑里一片空白的吉恩硬是嚼出了几个字。尼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神色已然褪去了方才的不适,手指从吉恩脸颊划过,轻轻摁住了他略微颤抖的嘴唇,“观察力还是不够啊副科长,谁告诉你我睡着了。”吉恩顿时想反驳,却发现唇齿已没有什么力气。


“这个,”尼诺遂着自己腹部的方向眨了下眼睛,“很感兴趣?”然后没等吉恩做出反应,他握住吉恩的手,放在了自己伤口的位置。


人类的感官是很神奇的构造,用眼睛看和实际用指尖去触摸传递回中枢神经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面对陌生的触感吉恩下意识想把手缩回去,但尼诺忽然加力把他紧紧握住,“没事的,已经不痛了。”说罢他拉过吉恩的手,浅浅的回吻上去。


 


“哥哥,尼诺好些了吗?”


两人同时转头望向客厅尽头提着药店口袋,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家的萝塔。


吉恩非常好奇,自己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在她眼里是什么样子。


 



第五棒 游想想  @Chann_o 



 


他顺势将手抽出尼诺的掌中,假装刚才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而萝塔也似乎对刚才的场面全无领会,“止痛的药我放在餐桌上了,要是需要的话就麻烦由哥哥来照顾尼诺吧。”没由得吉恩反应,只见妹妹走向卧室“因为以前都是尼诺在照顾哥哥呀。”


吉恩可以肯定他瞟到了尼诺有那么一瞬得逞的坏笑。


萝塔的离场,将二人推入了短暂的沉寂之中,就好像这间屋子被抽光了空气正处于真空状态那样。尼诺耐心得等待着吉恩打破这一切。但比起打破沉默,萝塔丢下的最后一句话更令吉恩在意——即使想要像任性的孩子那样反驳一下,但事实就摆在那里。吉恩•欧塔斯,你是否已经准备好承担起责任来报答身旁的这个男人所带给你的一切了,作为一名普通人?他扪心自问到。


“你…还是吃点药吧。”他开口问到道。


尼诺装作不适应的口吻应和着吉恩“我还以为你就打算这样把我晾在这里呢,吉恩。”却不料腹部中了一拳。虽然下手不重,但足以让他安静下来好好躺着了。


“四十多岁的老人家就乖乖躺着。”


他准是故意的,吉恩想到,为了活跃气氛、为了逗我开心、为了……


 


“吃个药而已,那么严肃干嘛,搞得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一样。”


尼诺的视线略过茶几上还烫着的水,暗自揣摩着吉恩的神情。


是吉恩执意要烧的沸水,为了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给自己更多的时间适应并享受于这些机会。他顿悟自己需要这样的机会来掌握主权,因为其他时间、尼诺占上风的时候都是尼诺让着自己。


“……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尼诺慢吞吞的一边叨念一边笑到。


“也不知道是谁宠的。”吉恩脱口便指责起这个已经失业的监视者。


尼诺不说话了,安心是等着鱼儿上钩。即便早已读出了吉恩的心思,他意识里还在计较吉恩突然把手收回去的举动,仅仅因为他还没有对刚才的吻做出相应的报复。于是他等着吉恩整个身子转向他,靠近他。


“我们什么时候能继续?”年长的一方在对方的耳边低语,好比精灵的吐息。


“?什么”吉恩还在和自己较真呢。


 


“亲吻。”


说着,尼诺伸手用拇指摩挲起吉恩的唇,衔接着先前被打断的内容。他是那样的小心翼翼,仿佛眼前的人儿是绝世的珍宝。


 



第六棒 TaaRO  @TaaRO 



“我能吻你吗?”


面对尼诺的触摸和提问吉恩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他几乎是定格的看着对方。


彷佛不回答”能”的话,尼诺就会继续像这样零距离的触摸他。


尼诺牵起了吉恩的手,轻抚后落下一吻,“吉恩……我能吻你吗?”,那低沉的嗓音和以往从未见过的神情如同是在魅惑他人似的盯着手的主人,让吉恩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明明自己的名字被眼前这人唤过无数次,现在却有种说不出口的害羞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因为被戏弄吗?


尼诺缓慢地靠近对方,移动到能感受到对方鼻息的距离后他才停下,尼诺伸手抚上前人的脸。


吉恩没有闪躲,他闭上了眼,心跳加快到让他一度希望能停下这扰人的声响。


尼诺摸着吉恩那白皙的脸颊一会儿后就松开了手,没有继续下一步。


这样的举动让吉恩感到失落。


失落?


我吗?我感到失落?吉恩在心里面这样想。


 


“罗塔不是有买药吗?得吃个药才行。”


“啊、嗯……药在这。”


“咳、咳咳……不过你这水也太烫了吧?吉恩。”看着冒烟的水,尼诺无奈的苦笑,这报复还真不是普通的报复呢。


“四十岁老人家应该不是小孩吧?”吉恩瞇着眼笑了一下,”水吹一吹,凉了就能喝了。” 


“不是小孩啊,但我这肚子疼的老人家需要你的照顾,有你的照顾肯定好得更快的,对吧?欧塔斯老师。”


到底谁才是孩子呢?


吉恩笑了笑,“知道了,我帮你吹凉总行了吧?”


尼诺却摇摇头。


“不然是要直接换温水?”


尼诺再次摇摇头。


“呃,换另一个牌子的药?”


尼诺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接着张口指了指自己。


“?”


“喂我。”


吉恩正在努力地消化这两个字的意思。


“欧塔斯老师,请喂我吃药。”尼诺歪着头再次露出诱人的神情,”亲自。”


“……”


“欧塔斯老师,请赶快拯救病人,病人似乎已经快虚脱了。”


“……认真的?”


“……不愿意吗?肚子快痛死了,早知道不吃那巧克力了。”


吉恩的脸上闪过一丝罪恶,“我……”


尼诺噗哧的一声笑出来,摸摸吉恩的头,“开玩笑的,我没那么严重啦,我自己吃药就行了。”准备吞水时,唇上传来的却不是玻璃物体的杯缘,而是更为柔软的触感。


──是吉恩的唇,意识到这点后尼诺瞪大了眼。


 


吉恩给的吻没有过多的积极,生涩的技术让人知道只是初学者,紧接着尼诺感觉到有温暖的液体流入口中。


吉恩没有停留许久便离开了尼诺的唇瓣,坐回自己的位置。


“没说不喂你啊,你这四十岁的老人家。”撇开头,吉恩小声的呢喃着。


那些微脸红的耳根子一览无遗的映在尼诺的瞳孔中。


尼诺温和的笑了笑。


 


“是是,欧塔斯老师。”


“快点休息吧你。”








-END-





评论
热度(264)